微史记
  成向阳,诗人,书评人,专栏作家。著有诗集《午后的刀光》。有作品收入《山西中青年作家作品选(诗歌卷)》等多个选集。现居太原。
  休范根本没想到敬儿是来赚自己的。<br>  休范几乎相信一切人会对自己好,因为他休范是个呆瓜。
  在天底下所有的道理中,呆瓜休范最相信的一个道理是——呆人有呆福。福气这东西,在聪明人那里是留不长久的。聪明人的脑袋啊,是个明晃晃、光溜溜的琉璃瓶儿,福气在里面脚丫子打滑,转上两圈就凉透成了晦气。而呆子的脑袋啊,是木头做的,厚实、保暖、不痛不痒,福气偏偏喜欢待在里面,有时候就会待上一辈子。
  比如在休范木瓜一样的脑袋里,天上来的福气就已经住了二十八年了。而且在休范看来,它们还将更长久地住下去,直到他遇到张敬儿这一天。
  这一天是南朝刘宋元徽二年(公元474年)五月壬辰(6月22日)。午时,一袭白袍的休范下了肩舆,张开豪华的伞盖,坐在新亭南山上的临沧观前饮酒。小风横吹,佳酿在喉,休范禁不住满意地呻吟起来。
  过了片刻,休范睁开眯缝着的眼睛,问身边侍立的亲信李恒和钟爽说:“怎么样了啊?孤何时可进得建康?”
  李恒赶紧朝前一指,说:“王爷,快了,快了,萧道成那厮眼看就要溃了。我军勇猛,新亭城垒弹指将破!”
  钟爽道:“王爷,真的快了,您看您看,道成新亭垒的南门大开了。哎呀,这是他们要来出降的节奏啊!”
  休范兴奋了。举杯,临风饮一盏,然后直起身子朝北一望,喃喃道:“道成这个狗奴,果真是要降了?这么说,孤的大业就要成了!”
  然后,领兵造反的南朝桂阳王休范就邂逅了敬儿。
  打着白旗出现在休范面前的越骑校尉张敬儿和他身边的屯骑校尉黄回,都是南朝大时代里的小人物。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在遇到休范之前,南阳人张敬儿始终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福气太薄。而之所以捂不住福气,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脑瓜太聪明了。而正是因为脑子聪明,自己才敢替大将军萧道成来叛军窝里见传说中的呆瓜刘休范。
  刘休范这个人,张敬儿以前完全没见过,只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十八叔,以及他是先帝爷弟兄十九个中间最出名的蠢瓜和笨伯。这个呆子也确实命好,木瓜一样的脑袋里满满当当的福禄富贵。想当年先帝爷还没有坐上金銮殿,他的亲侄儿,也就是混世魔王刘子业当皇帝的时候,把时为湘东王后来成了先帝爷的刘休炳和他的兄弟们扒光了衣服装在笼子里当猪和驴一样肆意鞭打,十八叔刘休范却因为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好玩而躲过了混世魔王的虐待。这还不算,等先帝爷废了刘子业登上大宝,一边眼泪汪汪,一边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的亲弟兄磨刀霍霍大开杀戒的时候,十八弟刘休范还是靠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危险而躲过了十一哥的猜忌之刀,成了今天硕果仅存的老一辈刘氏亲王。
  但就是这样的呆子木瓜,竟然也喜欢大把吞吃权力的补药!他做梦当皇帝呢!
  好端端坐在王爷的大位上坐镇一方竟然也不满意了,竟然还嫌福禄不够,要带兵玩一把他们老刘家人特别喜欢玩的窝里斗!十八呆,我张敬儿问你,你真感觉自己有当皇帝的智商么?没看咱先帝爷宁可把自己的宝座传给不是自己亲儿子的儿子,也不传给你么?
  “王爷,王爷!小校张敬儿奉萧大将军道成之命特来请降!王爷虎威在上,敬儿代新亭残军伏地请罪。如蒙王爷赦免,留得一命,定提马坠镫效忠于麾下!”
  休范得意了!“咿呀,你们这些狗东西,终于知道天威凛凛!既然降了,起来起来。”
  “禀王爷,萧将军已决心跟随王爷清君侧,建伟业,但新亭重地,不敢暂离,还请王爷派两位王子入城受降主事!我等在此侍奉王爷!”
  “极好极好!我儿速速进新亭受降。孤在此把盏,再少驻片时。”
  张敬儿于是一脸奴相地上前,执壶为休范斟酒。
  一盏,两盏,三盏。
  休范接过第三盏酒,刚举到嘴边上,尚未及饮,就感觉自己腰间佩戴的宝刀飞出了刀鞘。
  休范愣愣地一仰头,白嫩肥胖的脖颈却刚好迎住了劈头而来的刀锋。寒光一闪间,一股福气随喷射的鲜血逐北而去。
  张敬儿一手持白刃,一手提休范崭新的头颅,与黄回在炸了马蜂窝一般的兵役中夺马驰去,眨眼间就奔回了新亭故垒。与此同时,休范派往新亭受降的两个儿子也人头落地。
  呆木瓜造反至此结束,而琉璃猴的辉煌从此开始。
  自赚得呆子休范的脑袋后,敬儿立即走了鸿运。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福气把他的聪明脑瓜灌得是满满当当。等大将军萧道成开天辟地,废了刘宋最后的一个小皇帝建立了南齐新朝,当年的小校张敬儿便也是坐镇一方的军事大员了。
  后来道成作为南齐的高皇帝咽气死了,他儿子武帝上位,敬儿就成了叔叔辈的开国元勋,开府仪同三司,那福气就要齐天了。为了测量自己的福气炙手可热的指数,敬儿找了一根别致而灵敏的温度计。
  这根温度计就是他自己的老婆。敬儿的老婆尚夫人据说貌美如花,但让敬儿迷恋不已且肃然起敬的却不是她可餐的秀色,而是夫人的大梦。有一天,夫人对敬儿说:“昨晚我做了个好梦,梦见我一只手热啊,热得不行了。看来老公你是要升官了。”果不其然,没几天敬儿就升成了南阳太守。过了一段时间,尚夫人又说:“老公老公,看来你又要升了,因为昨夜我梦见一整条胳膊热呀热呀热。”果不其然,敬儿没几天就成了雍州刺史。又过了一段时间,夫人喃喃地说:“老公老公,大喜啊。妾家昨夜梦里半个身子热啊热啊热。”果不其然,敬儿开府仪同三司,升到了和朝廷三公一般齐的高度。
  夫人如此灵敏精准的温度计让敬儿感到实在神奇无比、妙不可言,他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充满期待地询问:“夫人夫人,你昨晚梦了么?哪里哪里又热了吗热了吗热了吗?”
  终于有一天早上,尚夫人跑来对正在盘马弯弓的敬儿说:“老公老公,我昨晚做梦了做梦了,这一次定是个极大极大的,因为,妾家梦里全身都热啊热啊热,快要热死了呢!”
  敬儿大喜若狂:老婆半个身子一热,自己就位比三公了;如今老婆全身皆热,那自己岂不是要……
  敬儿伸手捂住了嘴,但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舌头底下的那句话没有咽下肚去,而是打了个滚儿吐了出来。当时吐给了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话儿滚来滚去,滚到了建康城里的齐武帝耳朵里。
  武帝一调查,好嘛,这个张敬儿除了他老婆全身皆热之外,竟然还派人携带重金去和蛮人搞贸易去了。这个狗东西,他要搞什么贸易?看来这是要拿朕的天下去做买卖的节奏啊!
  于是,武帝给敬儿下了个来家里吃饭的请帖。就在敬儿大剌剌、晕乎乎地前来等着倒酒的时候,武帝眼神一闪,抽出了钢刀。" />

《真叁国无副8》顺手游版曾经开辟中

人肉父亲杀器5英文版单机游玩下载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七个月多的珍珍还日日吐奶正日吗

2019年11月13日 13:11

小仓鼠,你知道吗?自从我把你men从花鸟市场买来后,就yi直想给你们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可是我却总也想bu出shi么好听点的名字。”鼠儿“太土了,”小黑“又太幼稚了,还是叫你们”huan欢“、”乐乐“吧,希望你们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4-1-l.jpg
  微史记
  成向阳,诗人,书评人,专栏作家。著有诗集《午后de刀光》。有作品收入《山西中青年作家作品选(诗歌卷)》等多个选集。现居太原。
  休范根本没想到敬er是来赚自己的。
  休范几乎相信一切人会对自己好,因为他休范是个呆gua。
  在天底下所有的道理中,呆瓜休范最相信的一个道理是——呆人有呆福。福气这东西,在聪明人那里是留不长久的。聪明人的脑袋啊,是个明晃晃、光溜溜的琉璃瓶儿,福气在里面脚丫子打滑,转上两圈就凉透成了晦气。而呆子的脑袋啊,是木头做的,厚实、保暖、不痛不痒,福气偏偏喜欢待在里面,有时候就会待上一辈子。
  比如在休范木瓜一yang的脑袋里,天上来的福气就已经住了二十八年了。而且在休范看来,它们还将更长久地住下去,直到他遇到张敬儿这一天。
  这一天是南朝刘宋元徽二年(公元474年)五月壬辰(6月22日)。午时,一袭白袍的休范下了肩舆,张开豪华的伞盖,坐在xin亭南山上的临沧观前饮酒。小风横吹,佳酿在喉,休范禁不住满意地呻吟起来。
  过了片刻,休范睁开眯缝着的眼睛,问身边侍立的亲信李恒和钟爽说:“怎么样了啊?孤何时可进得建康?”
  李恒赶紧朝前一指,说:“王爷,快了,快了,萧道成那厮眼看就要溃了。我军勇猛,新亭城垒弹指将破!”
  钟爽道:“王爷,真的快了,您看您看,道成新亭垒的南门大开了。哎呀,这是他们要来出降的节奏啊!”
  休范兴奋了。举杯,临风饮一盏,然后直起身子朝北一望,喃喃道:“道成这个狗奴,果真是要降了?这么说,孤的大业就要成了!”
  然后,领兵造反的南朝桂阳王休范就邂逅了敬儿。
  打着白旗出现在休范面前的越骑校尉张敬儿和他身边的屯骑校尉黄回,都是南朝大时代里的小人物。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在遇到休范之前,南阳人张敬儿始终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福气太薄。而之所以捂不住福气,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脑瓜太聪明了。而正是因为脑子聪明,自己才敢替大将军萧道成来叛军窝里见传说中的呆瓜刘休范。
  刘休范这个人,张敬儿以前完全没见过,只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十八叔,以及他是先帝爷弟兄十九个中间最出名的蠢瓜和笨伯。这个呆子也确实命好,木瓜一样的脑袋里满满当当的福禄富贵。想当年先帝爷还没有坐上金銮殿,他的亲侄儿,也就是混世魔王刘子业当皇帝的时候,把时为湘东王后来成了先帝爷的刘休炳和他的兄弟们扒光了衣服装在笼子里当猪和驴一样肆意鞭打,十八叔刘休范却因为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好玩而躲过了混世魔王的虐待。这还不算,等先帝爷废了刘子业登上大宝,一边眼泪汪汪,一边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的亲弟兄磨刀霍霍大开杀戒的时候,十八弟刘休范还是靠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危险而躲过了十一哥的猜忌之刀,成了今天硕果仅存的老一辈刘氏亲王。
  但就是这样的呆子木瓜,竟然也喜欢大把吞吃权力的补药!他做梦当皇帝呢!
  好端端坐在王爷的大位上坐镇一方竟然也不满意了,竟然还嫌福禄不够,要带兵玩一把他们老刘家人特别喜欢玩的窝里斗!十八呆,我张敬儿问你,你真感觉自己有当皇帝的智商么?没看咱先帝爷宁可把自己的宝座传给不是自己亲儿子的儿子,也不传给你么?
  “王爷,王爷!小校张敬儿奉萧大将军道成之命特来请降!王爷虎威在上,敬儿代新亭残军伏地请罪。如蒙王爷赦免,留得一命,定提马坠镫效忠于麾下!”
  休范得意了!“咿呀,你们这些狗东西,终于知道天威凛凛!既然降了,起来起来。”
  “禀王爷,萧将军已决心跟随王爷清君侧,建伟业,但新亭重地,不敢暂离,还请王爷派两位王子入城受降主事!我等在此侍奉王爷!”
  “极好极好!我儿速速进新亭受降。孤在此把盏,再少驻片时。”
  张敬儿于是一脸奴相地上前,执壶为休范斟酒。
  一盏,两盏,三盏。
  休范接过第三盏酒,刚举到嘴边上,尚未及饮,就感觉自己腰间佩戴的宝刀飞出了刀鞘。
  休范愣愣地一仰头,白嫩肥胖的脖颈却刚好迎住了劈头而来的刀锋。寒光一闪间,一股福气随喷射的鲜血逐北而去。
  张敬儿一手持白刃,一手提休范崭新的头颅,与黄回在炸了马蜂窝一般的兵役中夺马驰去,眨眼间就奔回了新亭故垒。与此同时,休范派往新亭受降的两个儿子也人头落地。
  呆木瓜造反至此结束,而琉璃猴的辉煌从此开始。
  自赚得呆子休范的脑袋后,敬儿立即走了鸿运。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福气把他的聪明脑瓜灌得是满满当当。等大将军萧道成开天辟地,废了刘宋最后的一个小皇帝建立了南齐新朝,当年的小校张敬儿便也是坐镇一方的军事大员了。
  后来道成作为南齐的高皇帝咽气死了,他儿子武帝上位,敬儿就成了叔叔辈的开国元勋,开府仪同三司,那福气就要齐天了。为了测量自己的福气炙手可热的指数,敬儿找了一根别致而灵敏的温度计。
  这根温度计就是他自己的老婆。敬儿的老婆尚夫人据说貌美如花,但让敬儿迷恋不已且肃然起敬的却不是她可餐的秀色,而是夫人的大梦。有一天,夫人对敬儿说:“昨晚我做了个好梦,梦见我一只手热啊,热得不行了。看来老公你是要升官了。”果不其然,没几天敬儿就升成了南阳太守。过了一段时间,尚夫人又说:“老公老公,看来你又要升了,因为昨夜我梦见一整条胳膊热呀热呀热。”果不其然,敬儿没几天就成了雍州刺史。又过了一段时间,夫人喃喃地说:“老公老公,大喜啊。妾家昨夜梦里半个身子热啊热啊热。”果不其然,敬儿开府仪同三司,升到了和朝廷三公一般齐的高度。
  夫人如此灵敏精准的温度计让敬儿感到实在神奇无比、妙不可言,他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充满期待地询问:“夫人夫人,你昨晚梦了么?哪里哪里又热了吗热了吗热了吗?”
  终于有一天早上,尚夫人跑来对正在盘马弯弓的敬儿说:“老公老公,我昨晚做梦了做梦了,这一次定是个极大极大的,因为,妾家梦里全身都热啊热啊热,快要热死了呢!”
  敬儿大喜若狂:老婆半个身子一热,自己就位比三公了;如今老婆全身皆热,那自己岂不是要……
  敬儿伸手捂住了嘴,但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舌头底下的那句话没有咽下肚去,而是打了个滚儿吐了出来。当时吐给了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话儿滚来滚去,滚到了建康城里的齐武帝耳朵里。
  武帝一调查,好嘛,这个张敬儿除了他老婆全身皆热之外,竟然还派人携带重金去和蛮人搞贸易去了。这个狗东西,他要搞什么贸易?看来这是要拿朕的天下去做买卖的节奏啊!
  于是,武帝给敬儿下了个来家里吃饭的请帖。就在敬儿大剌剌、晕乎乎地前来等着倒酒的时候,武帝眼神一闪,抽出了gang刀。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庞然大物,ta们站着高约2米,坐着高约1米,“这就作文http://www.zuowen8.com是骆驼?”我好奇地问。以前我没有见过真实的骆驼,只因为骆驼连1。5米都不到。我坐上了一个皮毛为棕黄色的骆驼,它前锋歪着,很特别。骆驼站起来时,后脚是踮着走的,它的驼feng只有30—40li米高,我对骆驼用驼峰储水的这个说法是百思不得其解。它的毛很稀疏,mo上去一点也不像其它动物毛那么柔软。坐在形状奇怪的骆驼上,漫bu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心里悠闲自在。

快要期mo考试liao,同xue们都在紧张地复习,而我却很fan恼,一件件de烦恼事接踵而lai。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

生活就是调se板,红黄蓝绿,bian织成一幅五彩缤纷的画,rang我men去gan受,去体验……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上海将停发机触动车环保检验合格标注识表记标注帜

“别了,壮丽的华山;别了,华山上的奇雾。”当我cheng车离去时,ying绕在我的nao海里的仍然是那qian姿百态的雾。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

带着dui大草原的mei好记忆,带着对草原ren的的眷念,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zhe个美丽的地方。zhezhen是一次难忘的旅游。

绿色,是希望的颜色。有一次,快要期mo考shi了,爸爸妈妈都希望我这次期末考试考一百分。考试前,我把xue过的知识认认真真地复习了好几遍,考试的时候,我聚精会神、仔仔细细。果ran,梦想成真,我真的考了满分,开心极了。我心里比吃了一万罐蜜还甜。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

我们又去you览了海拔五千多米的玉龙雪山,乘索道到达云杉坪,看到山顶有很多ji雪,白云环绕,积雪融化形成瀑布流入蓝月谷,hu水是蓝色的,景色美bu胜收。我看到很多人在那里洗手,导游gao诉我们:一洗财yun,二洗官运,三洗桃花运,我们都赶紧洗手,希望未来有好运气。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老仓区要建智能机具人花样翻新中心啦!


  王子爱上了灰姑娘,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这类童话之所以流行不衰,是因为灰姑娘和丑小鸭们喜欢读,读了愉快,读着上瘾,她们需要这样的白日梦。早就有人说过,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这些年,金yong编织的成人童话风靡汉语世界,那么,金庸给我们编织了什么梦?
  金庸对武侠的想象色彩缤纷,但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他笔下的主角们都拥有一种超常祅a芰Γ梢员;ぷ约翰皇鼙┝Φ那址负蜕撕Γ约喝从心芰λ嫘乃厣撕Ρ鹑恕Ⅻbr>  当然,有能力伤害别人,并不一定就要使用这种能力。真正的武侠,可以称为侠的人,一定要有武德,要遵守天道,不仅不使用超常的暴力害人,还要保护弱者,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武侠就是凭一己之力匡扶正义的人,也是替天行道的人。
  我们愿意当这样的人吗?如果需要算计一下再作回答,那好,请留意以下几项条件:
  第一,当这样的人门槛很低。无须特别的家庭背景和超人的资质,我辈寻常人就可以入选。入选后,也无须吃特别多的苦,通常莫名其妙的几次奇遇就能使你获得常人需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才能积累起来的功夫。保chi这种功夫,还无须戒酒肉,更无须远女色。
  第二,一旦成为这样的人,便会有美女——通常还不止一个——芳心暗许,闹得你的生活充满月影花香,情趣盎然。
  第三,你的大名在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敬。凭着这个名头,可以走哪儿吃哪儿,华服美屋,还动辄有几百两银子的进项(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不过二十两),无须当牛做马为稻粱谋,也永远不必为柴米油盐之类的琐事操心。
  第四,法律管不着你。哪怕杀人如麻,大侠们也没有通缉逃亡之苦。没有查夜,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本,住店也不用登记姓名。
  其实,不用这么充分的条件,只要有一两条就足够我满意了。孔圣人说,如果富裕可以求得,即使执鞭之类的事我也做;如果不可求,那我就干自己喜欢的事了。(《论语·述而》)金庸笔下的大侠既富且贵,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正义的事、受人感激的事,但愿这等十全十美的好事能让我撞上。
  我们当然知道,维护正义是很麻烦的。在当代社会中,这是检查官、律师和法官们,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费了无数的心血和麻烦,勉勉强强还未必能维持一个大概的。指望一个武术高手在短时间内明辨是非,以暴力维持公平和正义,这简直是一个神话。不过神话恰恰是既省事又省心的故事。我们特别怕麻烦,怕费心,怕受约束,还怕合作,怕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怕走复杂的组织程序,怕背诵复杂的法律条文。我们幻想舍弃这一切麻烦,不支fu任何代价,像呼唤神灵一般地把正义从空中呼唤出来。
  原来,我们的白日梦是一个富于正义感的懒汉的富贵幻想。
  究竟什么人可以拥有超强的暴力,不受暴力的威胁,却能以暴力贯彻自己的意图?究竟什么人可以衣食无忧,既富且贵,身边美女如云?这种拥有匡扶正义的地位,凭借暴力获得立法和执法权威的社会角色,在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皇帝的生活,乃是中国人所能想象的尘世间最幸福的生活。不过金庸又替我们想象了一个比皇上还幸福的角色,那就是大侠。
  皇帝还有许多不自由,还有上早朝的义务,处理公文的义务,不能睡懒觉,不能自由出入民间,被迫忍受许多约束。明朝的正德皇帝就因此深感痛苦,与文官们闹了一生。武侠没有这些烦人的事。这是一个摆脱了讨厌的义务,又可以尽情享受生活的自由权利的角色。除了内心,没有任何可以约束他的力量。
  由此看来,武侠梦就是中国男人改良了的皇帝梦。我们当然可以看出来,这些幻想不仅简单幼稚,而且自相矛盾,但我们愿意梦想的恰恰就是这种简单幼稚和自相矛盾的东西。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

夏天悄悄地li开,秋天慢慢地降临了。在这秋风习习的秋天里,大地换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大衣,tai山也变了ge样。

运城市政府采购网站:市气候局深募化醴陵泮川村访问抚讯问动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8-1-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8-2-l.jpg
  故事往往mei有精致的开头,但这不一定是故事的瑕疵。
  初中的时候我开始迷上看杂志,什me《读者》《青年文摘》《意林》等各zhong各样的杂志都会买。又因为我家附近没有报亭,最近的算是人民医院门口的那家报亭了,所以我只能去那儿买。
  一
  报亭的主人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和他的妻子,至于他们是否育有子女,我无从知晓。老人长zhou一张比较沧桑的脸,皱纹挺明显的,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可能是因为开报亭的缘故,他瘦瘦的身材却带着一股淡淡的书香文雅之气。他的衣着相当朴实,就和大街上的那些大叔们差不多。其实,对于他到底算是老人还是大叔,我真不好说,因为毕竟他也就大概五十岁开外。就凭着他的和蔼姑且算他是老人吧。老人的妻子更朴实,但比起老人那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她却只会说家乡话,不过听得懂普通话。
  开始的时候,我和老人并不熟识。因为我虽然常去买杂志,但次数毕竟有限,所以他只是把我当成一名普通顾客来对待。那时候,因为手头零花钱不多,我往往是选着买——先看看哪本值得买,再结账。所以,那时候我常常和很多人一起挤在报亭简陋的屋檐下顶着烈日看杂志、报纸。偶尔会看到,老人要么安详地坐着,享受着从梧桐叶隙间散落的日光;要么耐心地帮着读者介绍杂志,或是解决他们的一些问题;要么边整理报亭里的报纸、刊物,边哼上一段耳熟能详的越剧……但我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过杂志,应该是因为他不识字吧。有时候,老人不在,而是老人的妻子在,他的妻子也给人一种很和蔼的感觉,但却让人又有一种莫名的不愿靠近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因此,我和她没什么接触。
  二
  记得有一个暑假的下午,我刚到报亭没多久就下起了雨,雨滴就像青涩的果实似的砸向大地。见这情景,我顿时慌了神,老人看见了立马停下手中正在抢救刊物、报纸的活,跑到我面前让我进报亭。出于礼貌,我原本不愿进去的,但见老人没带伞,我心里过意不去便答应了。报亭里的一切对我来说挺新奇的,我还没反应过来,老人便递过一只毛巾来:“我平常擦汗用的,就这么一只毛巾了,不嫌脏就擦擦雨水,免得感冒了。”我接了过来,毛巾上其实没有浓重的汗味,反而有一股新书的所谓“墨香”。老人转身继续抢救那些搁在报亭外沿架子上的报纸、刊物,并将一部分湿了的拾进报亭里来,有包装的擦一擦,没包装的只好先扔一边了。因为突然下雨的缘故,还是有个别路人躲在报亭狭小的屋檐下或是报亭旁的房屋的屋檐下,老人看见了又冒雨将报亭旁的大洋伞往外挪了挪,可能是有点重,他只能是先顿一顿再移动一点。不过,路人们终究觉得这伞不靠谱,就冒着雨跑开了。
  做好了诸多事务后,老人走进报亭坐了下来。只见,他半蹲在报亭内的小柜子前捣弄一个黑色的物什,继而从那个古怪的东西里传来了充满磁xing的声音——是收音机。难怪,刚刚我还纳闷老人平时看的电视机在哪儿,原来报亭里压根就没有电视,而是收音机……不过,既然只是收音机,老人平时那么认真的表情是在看什么ne?“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老人问了关于我的一些情况,我一一作答。老人笑了笑,拾起了躺在一边的那堆湿报纸中的一张。“2011年7月X日,杭州……西湖……”只听见老人用他蹩脚的普通话支支吾吾地在读报纸的大标题,关于老人不识字的猜想顿时不解而破。“老伯伯,你一天到晚都这么坐着,无聊不?”“嗯?”老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无聊啊!挺好的,现在啊,像我这样的老头子是在党的领导下过清闲日子呢!”见老人笑意满满,我也一笑。
  “老头子——”报亭来人了,只见老人的妻子边叫边走了进来,“回去吃饭吧。”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见到老人的妻子,我有些不自在。而她看到我站在里面,只是微笑着看着我:“孩子,这雨下得挺突然的啊,没带伞吧?”我尴尬地点点头。“那好,我先回家吃饭了。”老人又看了我一眼,便走了,看样子他们是轮流换班制。眼看着老人离开报亭,老人的妻子满脸笑意地看着我:“喏,外面雨下得大,在这躲躲挺好的。”不知为何,她顿了顿语气,又撇了撇嘴,再开口补充道,“就是小了点。”这句话的声音不响,但我听清楚了。
  七月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眼看老人离开没多久,雨势便小了许多。看着雨越下越小,我便对着老人的妻子说了声“谢谢”,打算走了。“别急啊!”老人的妻子仍想挽留,“还下着雨呢,你又没带伞……再等等吧。”可是,我总觉得自己不该多作停留,便执意离开了。
  三
  于是,再后来,我们之间变得相当熟识了,不仅老人与我,还有老人的妻子,其实她一点也不严肃,反而比老人更活跃或者说更可爱些。有几次我去的时候,两人正好坐在一起聊天,见到我过来,便向我打招呼,然后接着聊。我听他们有时候聊些家里事,有时候聊些报亭的事,也有一次我听见他们在聊国家大事,不过这样的次数终归少得可怜。老人的妻子相貌并不突出,是个普普通通的妇人,穿着打扮干干净净的,和老人一样朴素,一样简简单单,看得出来是个勤俭婆婆。而他们两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对很融洽的老夫老妻。
  一直到了高中,因为搬家的缘故我不再怎么去老城区医院旁的报亭买杂志了,于是便淡忘了许多。结果又一次路过时,我看见报亭换了个样儿,变成了一个崭新的“大铁盒子”。但正当我兴奋地走上前去时,却发现不仅报亭换了,报亭的主人也换了,换成了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主人。我下意识认为那是老人的女儿,但结果,那不是老人的女儿。据说,老人为了给妻子治病,把这间报亭转让了。虽然,现在的女主人也是很客气的样子,报亭更是熠熠生辉的样子,但,我真的不喜欢。
  而后来,在一次回学校的途中,我再次遇见了老人,他骑着电动车,肤色黑了许多,人也慢了点,但看着更精神些,穿着依旧……
  四
  不知道是因为旧城改造,还是主人的原因,那个老城区的报亭消失了,带着曾经的记忆一起消失了。而留下的,让我惊讶的是——原来那个报亭所掩盖的是一个布满青苔的、引向溪边的台阶口!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拿什么维养护你?仟年的哈哈尼梯田!,吴煜运用乌梅丸治水疗放射性肠炎症阅历,退心泵机械稠密查封渗漏效实怎么处理?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