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举行海军日阅兵彩排

与F-16编队飞行!

鲁尼周薪:云南一轿车翻下山崖坠河

2019年11月13日 13:29


  那一年,我16岁。
  16岁的我居住在这个城市—— 一个不大不小,高楼林立,繁hua满街的城市,却也是许多人未曾听说的城市。我爱这里,因为爱那条小xiang——它记录着我永恒的回忆……
  那条小巷离我们学校不远。我的空闲时光,都消磨在那里。
  小巷口,是一家奶茶店,我喜欢这家店里的杯子,简单的图案,透明细长。店主人是一位老奶奶,很和蔼。店里并列着两排桌子,假日午后,方桌边围满了学生,三两一群,无论认不认识,总能在店里唠成一团,聊着对未来的向往、学习的迷茫、人生的计划……每当店里有人讲自己的坎坷经历时,大家都会听得入神。我的朋友也常会十分配合地哭上一曲,店里不管认不认识的人都会哄哄她,我喝着“柠维多”在旁边看着、听着。我喜欢那样慵懒的午后,像一个小家,里面装着温暖和爱……
  离奶茶店不远有一家理发店。同样小小的店面,但在这个城市里也算有些名气。因为这里的店员手艺很好,为人亲和。他们比我大不了多少,所以说起话来比较有共同语言,但是他们的语气中多多少少能听出社会带给他们的影响。朋友不是很喜欢这里,她说这里有太重的烟味。我和其他人倒是不觉得,我觉得这里总是充满欢笑和嘈杂的,人来人往……
  半年前,这条巷子的尽头新开了一家酸奶店。店主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姐姐,她二十出头,像是经历过许多故shi,我虽然很好奇,但是并不敢问,更不想去猜测。也许有一天,她会主动讲给我听那些尘feng已久的故事吧。屋子里,我最喜欢的是墙上的一块留言板,上面粘满了彩色的便利贴。我和朋友喜欢翻看那些公之于众的秘密:谁要立志上什么大学,谁要和谁做一辈子的朋友,谁又深深地喜欢上了谁,谁发誓再也不和谁说话……我们不知道她们后来到底说话了没,但我猜是说话了的。就像我和朋友,我们也常常会吵架,但是我们没有想过要放开彼此的手。是的,我们还小,可以有幻想,有执着……
  小巷的尽头,并不是记忆的尽头——七拐八拐,有个粥铺,店面很小,人却络绎不绝。我没见过老板,或许那个既招待客人,又做粥的人就是。来这里吃饭的都是老客人,知道店里的规矩——到了就说要喝什么粥,喝完就走。我很遵守这个规矩,因为那个男子头顶的伤疤真吓得我不敢多待。但是我特别留恋这里粥的醇香。我和闺蜜每次感冒,只要到那里喝一碗皮蛋瘦肉粥就好了。我没带别人去过那里,因为这是我不开心时专属的地方。
  小巷很长,陪我走过无数的日日夜夜;小巷很短,不过是从这头瞭望到那头的距离;小巷很深,有着讲不完的故事、做不完的梦;小巷很久,久于春暖花开,花团锦簇,清秋佳果,白雪皑皑的时光。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住着不大不小的我,怀抱着一个绵长的梦。在梦里,我们都长大了……

在sheng命de调色板上,ren人都希望自己是一个卓越的画家,能调出万紫千红的色彩。但是,wo们中间的许多人却连拿起调色笔的xin心都没有,又怎么谈的上描绘色彩呢?今天,我想对同学们说:“相信自己,别说你不行。”

鲁尼周薪

这xie年来,让我最难忘的是母亲的qian挂。母亲的牵挂,就像雨hou空中那道彩虹,绚烂多彩;母亲的牵挂就像炎炎夏日的zhen阵清风,给你带来阵阵凉爽;母亲的牵挂,又像那爬满墙头的密密麻麻的青藤,剪不断。是啊,正是有了这牵挂,才创造出生活中无数个感人的故事。


  窗前的天空,被高楼割成残缺的几块,隐约有孩童的欢笑声从楼下传来,将那阴霾驱赶,唤醒我胸腔中的跃跃欲试,牵引出记忆深处的笑语欢声。
  儿时,床头堆满花花绿绿的小人书,美妙精致的封面,栩栩如生的画像,通俗易懂的故事,如春天里的一汪清泉,滋润我渐渐萌生的文学之芽。我会在《安徒生童话》里为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惋惜愤怒;我会在《一千零一夜》中等待着you一个别致的故事;我会在《中华成语故事》中倾听中华远古发出的铿锵回声……
  现在,时guang将我带进了悠悠的诗词中,我沉醉于“草shu知春bujiu归,百般红紫斗芳菲”的曼妙春色,徜徉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ri荷花别样红”的清凉夏日,感叹于“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壮丽秋景,震撼于“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的寒冷冬季!
  那年与我作伴的参天大树上还留着我绑橡皮筋的痕迹,那年的欢笑声又好似荡漾在耳旁。我情不自禁地拿上橡皮筋,叫上外婆家巷子里的旧友,念起那朗朗上口的童谣,仿佛换了片天空,变了个时间,一切回到从前,一切回到那时的自在。有银铃般的笑声,有笑意浓浓的眼光,有四季常青的大树,还有一颗不变的童心。
  渐渐长大,豆蔻年华的我回忆起了童年令我开心的游戏:跳房子、跳橡皮筋、编花篮、滚铁环、踢毽子……重温它们,心头有一种万分亲切之感,慢慢编织成五彩的绸缎,柔情似水,心旷神怡。
  此时此刻,童心依旧。请鸟儿捎一封信给春天,让鸟儿啁啾给万紫千红镶上生动的花边;童心依旧,请蛙儿传一个口信给夏天,让它带来沸腾的蝉鸣;童心依旧,请大雁绘一幅画给秋天,让硕果累累的喜悦取代落叶纷纷的惆怅;童心依旧,请傲梅书一篇文章给冬天,让漫天飞雪塑一个银装素裹,那里雪球纷飞,大笑声、尖叫声在雪地里炸响!
  童心依旧,将眼前的天空染蓝,我依旧在梦里阅读、玩耍、赏尽花落三千丈。
  (指导老师:朱光)
鲁尼周薪

《酷chong学校》是科普类的书,这书真是太棒了,里面you老师,有学生,还有虫子之间有大战。这些有趣的故事,让我学到了许多与昆虫有关的知识,也让我对大自然有着深刻的了解。这本书让我爱上了na些调皮可爱的虫子。

鲁尼周薪:超强台风“利奇马”登陆


  已忘了是谁说的了,上海这个大都市,是一座找不到路的钢筋水泥森林。
  fang佛的确是如此,因为外公在上海的关系,这座都市,每年我都来,却始终觉得与它格格不入。东方明珠塔尖锥形的站立姿态中满是一股都市人的自得与傲气,像极了一个分隔的符号;黄浦江边彻夜的灯火琉璃,又宣泄着一种志得意满,连月光,都无法找到可栖居的屋顶;地铁站错杂的脚步,南京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每次来,都有一种内心的kong洞在被不断放大,又被推来搡去的人流匆匆掩盖。
  而这一天,这个傍晚,我坐在公交车上往外公家去,却隐隐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由于公交车改道的关系,它载着我驶入一片并不熟悉的街区。黄昏的流云在天边燃烧,抬头我能隐约见到被金茂大厦翻起的天空,而眼前,却仿佛是老照片中才该有的景象。低矮的老式街区,窗台中有三两盏昏黄的灯光。华灯初上,两边的法国梧桐形成一个弯曲的穹顶,而树后的小巷,却不知蜿蜒到了哪一个尽头。恍惚还有天涯ge女的声音,不知从哪个窗口飘来,又恍惚好像是从20世纪萦绕至今——我能见到阳台上站着眺望的老太太,不知是不是在等着不知在哪里“跳房子”的孙女回家吃饭,又有两个老头在街角闲谈,手里一把葱,一瓶黄酒,仿佛握住了生活的全部——这一天,我见识到了别样的上海。
  或许是“都市”这两个尖锐的字眼刺痛了我们,我们触碰都市,却从未走进。而这一天,我却开始懂了。当我们因为都市鳞次栉比的楼房、灰白惨淡的水泥钢筋而抱怨它缺少温暖的人情味时,或许在这个都市的某个角落、某个窗台晕黄的灯光里,zheng洋溢着妻子关切的笑容,拥有着丈夫疲惫而幸福的眼神;当我们因为都市热闹而抱怨它缺少诗意的文化沉淀时,或许在这个都市的某个路口、某株梧桐下,正有人因为第一片新叶而驻足,而安静微笑。正如上海,一半在日新月异地高速发展,一半却仍守着最初天涯歌女的歌声、守着最初鲁迅那袭青衫、守着一种温情、一种诗意,在或许是灰色,但绝不是阴霾的天空下,散发出氤氲浮动的香气。
  思绪流转间,车已到站了,上楼开门,便是外婆浮起皱纹的笑脸,不等我放下行李,便唠唠叨叨地说起外公今天起了多早去菜市场买你爱吃的酱肉,几个喝茶的茶友都争着要来看这个宝贝外孙女,你妈也真是的,都不让你多来……我安静地听着,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坐在窗口,窗内有外公外婆忙碌的身影,窗外,响起了守岁的爆竹声。
  我知道,我捕捉到了这个都市最美的背影。
鲁尼周薪

shi八岁,我men脚踏大地,tou顶青天;十八岁,我们仰望明月,追赶太阳;十八岁,不畏艰难,不畏险阻,敢踏出荆棘泥泞;十八岁,倾热xue为江,以信心筑船,证明自己便是远方的航标灯。

坚强人de心中也会有奔yong的江河。繁躁的社会无论用怎样的浮华抑或迷离扑朔的灯红酒绿都不会在一个人的心中蒙积过厚的尘土。你会感到,也许是静谧的一夜,即使繁华落尽,有一zhong情感会使你的心灵沃土永不荒芜。那情感魂系日月,梦走天涯,在纯真释放时,经纬纵横而构成至真至美的wen馨图画。牵持如风筝身上的长线,永远牵动着你心灵中zui脆弱的地方。

鲁尼周薪

在我不快乐的时候,她zong是会打开我的心结。在我和她ge自道出心里hua的时候,她总是纯净透明,没有一丝杂质。她绝不会告诉别人我的mi密。她是真诚的,与我说话不会有丝毫的隐瞒。这就是她,晶ying的她,雪花般的她。

鲁尼周薪:中国铁路暑运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今天,爷爷奶奶从乡下上来,说是在我家玩几天,这可把爸爸乐坏了,要知道,他们二老一年到头在乡下忙个不停,每天以田为伴,想接他们来玩几天,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呢!
  晚上,为了好好招待爷爷奶奶,老爸亲自下厨,还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包装精致的五粮液,想让大家尝尝好酒的滋味。平常一向“滴酒不沾”的我当听见这酒的价格时,顿时两眼放光,也来了兴趣。便撒娇让爸爸给我也倒点,以前一直对我百依百顺的爸爸,这次竟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哼,不就是喝点儿酒吗,什么人啊!又不是鸦片,碰一下就会上瘾呀。我气呼呼地离开了餐桌,但对酒的好奇心却越来越浓,这酒那么贵,究竟是什么味道?ni不给我喝,我偏要尝。突然,我脑menling光一闪,嘿嘿,有了!
  “来,再倒点儿!”就在爸爸为爷爷斟酒时,一支筷子已神不知鬼不觉地伸进他的酒杯里,我小心翼翼地拨弄筷子,眼看就要蘸到酒了。老爸却回过头。“爸爸你身后有东西!”我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想趁机收回筷子,没想到曾经被我用同样招数骗过的老爸,这次连头都没转,冲过来一把抓住筷子。机灵的我见势不miao,脚底一滑溜进房间,只留下老爸干瞪眼。第一次作战,失败。
  在房里想出新的对策后,我再次来到餐桌前。爸爸立即提高警惕,连忙用手死死盖住杯子。我就不信你的手一直不松,我不禁气急败坏,看谁比谁有耐心,我紧紧盯住酒杯。但当酒一点点进入爸爸口中时,我的心开始慌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没得喝了,正想上去抢时,爸爸忽然走进厨房,酒杯被孤零零地丢在桌上,嘿嘿,天助我也!我赶紧端起酒杯,冲进房间,张嘴就是一大口,啊,辣死了,顿时觉得嘴麻酥酥的,一股浓烈的酒精味直往我喉咙里钻,酒刚下肚,便觉得肚子有一团火在烧,我赶紧将嘴中剩余的一大口吐在垃圾桶里。
  我把酒杯搁到爸爸位置上,极其安分地坐着。大人们见我一副乖巧的模样,不禁笑了。爷爷还在一旁打趣道:“孙女,酒的味道咋样?不错吧!”我听了,气得直瞪眼,却又不敢抱怨,唉,谁让我自讨苦吃呢!
  (指导老师:俞永军)
鲁尼周薪

我还记得分别时金黄deyou菜花de清幽芳香,我还记得分别时你依依不she的神情姿态。你是我的闺蜜,我最好的朋友。

鲁尼周薪:印尼森林火灾持续


  窗前的天空,被高楼割成残缺的几块,隐约有孩童的欢笑声从楼下传来,将那阴霾驱赶,唤醒我胸腔中的跃跃欲试,牵引出记忆深处的笑语欢声。
  儿时,床头堆满花花lv绿的小人书,美妙精致的封面,栩栩如生的画像,通俗易懂的故事,如春天li的一汪清泉,滋润我渐渐萌生的文学之芽。我会在《安徒生童话》里为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惋惜愤怒;我会在《一千零一夜》中等dai着又一个别致的故事;我会在《中华成语故事》中倾听中华远古发出的铿锵回声……
  现在,时光将我带进了悠悠的诗词中,我沉醉于“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的曼妙春色,徜徉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清凉夏日,感叹于“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壮丽秋景,震撼于“不知近水花xian发,疑是经冬雪未销”的寒冷冬季!
  那年与我作伴的参天大树上还留着我绑橡皮筋的痕迹,那年的欢笑声又好似荡漾在耳旁。我情不zi禁地拿上橡皮筋,叫上外婆家巷子里的旧友,念起那朗朗上口的童谣,仿佛换了片天空,变了个时间,一切回到从前,一切回到那时的自在。有银铃般的笑声,有笑意浓浓的眼光,有四季常青的大树,还有一颗不变的童心。
  渐渐长大,豆蔻年华的我回忆起了童年令我开心的游戏:跳房子、跳橡皮筋、编花篮、滚铁环、踢毽子……重温它们,心头有一种万分亲切之感,慢慢编织成五彩的绸缎,柔情似水,心旷神怡。
  此时此刻,童心依旧。请鸟儿捎一封信给春天,让鸟儿啁啾给万紫千红镶上生动的花边;童心依旧,请蛙儿传一个口信给夏天,让它带来沸腾的蝉鸣;童心依旧,请大雁绘一幅画给秋天,让硕果累累的喜悦取代落叶纷纷的惆怅;童心依旧,请傲梅书一篇文章给冬天,让漫天飞雪塑一个银装素裹,那里雪球纷飞,大笑声、尖叫声在雪地里炸响!
  童心依旧,将眼前的天空染蓝,我依旧在梦里阅读、玩耍、赏尽花落三千丈。
  (指导老师:朱光)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5名男生玩水溺亡,全国征兵工作开始,环球网记者香港机场被打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